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FUN享一夜 情失控作者:SEX完

作者:admin人气:1547来源:

他有一双像单眼皮的双眼皮,还有一张看了会让我头晕的可爱笑容。

  和他的初次见面是在朋友的生日party中,party是在夜店办的当时正在舞池中享受音乐的我,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也许是因为我穿着全背挖空后腰绑带式的衬衫,所以难免吸引有点晕酒的人原本专注在音乐里并跟着节奏摆动的我,慢慢地发现到身后的人已经愈靠愈近了甚至我只要稍微退后一步,马上就会栽进身后的人怀里对于这种不礼貌的贴进,我是很不开心的,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被人这样从后贴舞当下有点不知所措,我很想踩他的脚,可是又怕力道拿捏不好伤了对方很尴尬就在我感觉对方愈来愈往前逼近,甚至想用下体磨蹭我时,下一瞬间我被人一把拉开了我吓了一跳,抬头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我的朋友救了我本来还很庆幸他刚好下来舞池,不然下一秒可能会有人在舞池里被踩断脚但可惜我庆幸地太早了,因为我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他非常喜欢把我推上舞台,看我在舞台上出糗当然今天身为寿星的他更不可能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果不其然,正当我还沉醉在从变态后贴男的手里被救出的愉悦时他老兄一个弯腰,我就被他打横在怀里了我立刻意识到他又想做什么了,当然是立马死命挣扎,双手用力地往旁边看好戏的路人抓非常幸运地,有个傻不隆咚的石像呆呆地就站在我伸手可及的位子所以当我的手一勾到他的手时,人说:打蛇随棍上,大概就是我当下的真实写照吧开玩笑,在这片随时会让人溺毙的汪洋舞池中好不容易飘来一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LV行李箱就算是警察来临检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绝不!

  也许是我打死不上台、死也不放手的坚定意志感化到了身旁的人被我双手紧紧缠住脖子的可怜行李箱也决定帮助我,他的双手轻轻地圈住我的腰让我的朋友没办法把我拉过去,而心眼超坏的寿星见状也只好幸幸然地松手,放我一马当我感觉到我的双脚再度站在地面上重获自由时我马上松手转身就往朋友的背用力打下去「你很机车耶!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推我上去啦!」我怒瞪着嘻皮笑脸的他「刚刚救了你,上台当一下猴子来报答我啊!」他耸了耸肩,吐着舌头满不在乎地说着我也不甘示弱地朝他吐了舌头后才想到要向刚才无辜被牵连的可怜行李箱…不是,可怜路人道谢「不好意思,刚刚谢谢你了。」我微惦着脚在对方耳朵旁说着而在这时,我也终于看清楚了好心人的卢山真面目他有一双很像单眼皮的双眼皮,浓眉挺鼻,和笑起来非常甜的可爱笑容他微微笑着,表示不客气,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有些头晕……夜店我虽然不敢说是老练的熟咖,但至少跑夜店的次数十只手指头已经不够我数了但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这么一个人让我有想要主动认识他的念头毕竟这里的游戏规则我了解,错过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其实长得比他帅的很多,他也不是第一个吸引我目光的人只是我知道自己的条件在哪里,我知道大多数我欣赏的对象都不会对我感兴趣所以我从来不曾想过我也会有需要鼓起勇气去开口的一天而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在夜店的舞池里和人拥吻。

  当引擎的运转声消失在Motel的停车场时,我有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当然不是什么临阵退缩或突然的道德觉醒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游戏我很清楚,我也不是初心者只是我自己订给自己的游戏规则,一直来不及跟他说我很怕他听了之后会不开心……或是失望?

  其实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从上次在夜店离开后,虽然人都已经到了他家楼下但碍于我隔天还要上班的关系,所以我得离开本来他只是要求一个kiss bye,却莫名其妙地被他转变成充满慾望的舌吻当时天还很黑,四周也都没有人,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四面都有住户的社区中庭所以只要有人还没睡或是起得早一点,闲着没事开窗往外看的话就会看到自家楼下正在上演咸湿吻戏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在作祟或是他本性就是如此地任性我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感觉他用力地收紧手臂,像是要把我揉进身体里似的使劲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两唇交叠又分开的空隙,我忍不住轻喘出声他似乎有点被刺激到,开始转战攻击我的脖子手也熟练地往下滑进我的裤底(我那天穿很短的热裤)我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他竟然在大庭…好吧,虽然没有广众,但的确是大庭没错竟然就这么大辣辣地爱抚起来…我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使他如此疯狂无礼或是他本性如此抑或是他见天色未亮又四下无人所以想玩刺激的很久了也可能是他想挑起我的慾望让我不想走,但也许他醉了,我可没醉那天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让我们释放脑海及身体里那股对彼此的慾望所以我现在在这里了…Motel的某间房楼下的停车场里…我知道这次没有理由可以躲掉了,而且我也并不是真心想躲,我知道我也想要他但就在要进房间的同时,我很不安之前我都是等到双方有共识,对方能够认同我的要求的情况下才做可是这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说不出口也许是因为我怕说出口他不能接受的话一切就结束了…进到房间后,我假装参观房间研究设备来消除紧张,顺便也蕴酿一下提出要求的勇气「那…那个…」我有点怯生生地开口「嗯?」他一边拿出冰箱里的饮料一边回应我

  「我……我可以……不脱衣服吗?」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观察着他的反应果然!他似乎不太能接受,他微皱着眉用一种有些疑惑又有些不满的表情盯着我「……我…我先去洗澡……」算了!如果他真的不能接受的话,就当作我花钱进来洗澡的吧!

  我自暴自弃地想着,转身快速走向浴室准备洗澡谁知我前脚才刚踏上浴室的地板,他后脚就尾随着我而来「怎…怎么了?你不是洗过了吗?」没有料到他会跟上来,而且距离还这么近,我被他稍微吓了一跳「为什么不脱衣服?」他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因为……」我的原因还没说出口,剩下的言语全都被他吞了进去什么啊?不听我解释还问我干嘛?

  他一边吻着我,一边试着要将我身上的衣物褪去,我紧张地用力抓着他的双手抵抗着「…衣服…会扯坏啦…」我勉强从他热烈的唇舌中找到说话的时机他见我死命抵抗,相当乾脆地转移战场,他的左手沿着衣摆边缘钻进衣内袭向我的乳房,右手也没有闲着,从我的裙底直探阴户,逗弄撩拨了起来。我想他应该不意外,因为经过上次的经验,他可能知道我不需要怎么挑逗就已经湿了,不知道是体质的关系或是心理层面的影响,当我感觉到对方「需要」我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会很自然地有反应,也许在情绪上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生理上却早就已经泛滥成灾我想也许是因为我需要感觉「被需要」吧,虽然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渴望,但是我沉溺其中小时候,因为父亲是严重的暴力份子,所以母亲曾经带着我和姊姊离家出走几次,但不知道是什么样恶心的巧合在作祟,曾经连续两年母亲带着我们离家出走后,又被父亲抓到的日子都是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当然被抓到之后免不了又是一阵毒打

  男人暴怒的吼声及女人求饶的哭声用力地撞击着屋子每寸角落这些对我来说其实都还可以承受,也许是习惯了反正只要忍住眼泪乖乖被打,没多久他就气消了可最让我难以忍受,甚至从此埋下阴影的,是当时只大我一岁半的姊姊所说的一句话「怎么都是在你生日这天?你根本就不应该被生出来!」虽然人说童言无忌,我现在也明白当时的她是在说气话但有的时候之所以是童言,才更伤人,尤其是听在当时同样年幼的我耳里之后的每一天,我真的很想死,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人需要我,我是一个不被期待的孩子所以当有人需要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不管目的是什么,就算只是想要我的身体也没关系如果这卑微的身体可以满足你的需求,可以满足我想要感受「被需要」的需要那就尽管拿去吧当然也有可能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我只不过是个天生的淫娃荡妇罢了但我不在乎,原因是什么都无所谓,我只知道有人需要我,这就够了渐渐地我感觉到他的喘息愈来愈重,双手又开始不安份地想扯掉我身上的衣物「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洗澡,好吗?」我赶忙将他推开,拉好身上的衣裙说着或许是因为血液全往下半身集中的关系。

  他的眼神显得有些恍惚且参杂着些微失望的神情他看了看我,像个沮丧的孩子般有些不舍地退开,放我去洗澡浴室中有一道墙将浴缸和淋浴间隔开来。

  我很怕我在浴缸洗到一半他会失控冲进来,所以我决定在淋浴间洗但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决定根本大错特错,因为淋浴间是盖在最里面的不大的长方形空间,左右都是墙,如果面对着莲蓬头冲澡的话身后就是一整片透明的玻璃门,也是唯一的出入口当我躲在淋浴间里慢慢脱掉衣服时,他刚好走到旁边的洗手台洗手我们的眼神在洗手台前大片的镜子中交会。

  我感觉到他直勾勾地透过镜子盯着缩在淋浴间已经脱掉上衣的我,那一瞬间我才发现到我根本就是陷自己于不义,怎么会有自己跑进陷阱里的笨羊啊?

  待在这边洗澡,根本连跑的地方都没有啊!

  我有些慌,可是因为这样就跑去浴缸洗好像也不对…左思右想都不太妥,最后只好选择相信他会是个乖乖等我洗好澡穿好衣服出去的正人君子屁啦!!想骗谁啊?都已经到这里来了,谁还会当正人君子啊?

  更何况外面那头狼还是喝过酒的狼耶!

  我急忙将莲蓬头的热水开到最大

  企图以大量的蒸气来雾化玻璃门,好让他无法从外面看清楚,但我知道这终究只是我的自我感觉良好和脑袋装屎而已,谁会想要乖乖的站在外面看呢?

  当然是直接开门进来啊啊啊……竟然真的进来了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当我正在和自己内心的天使与恶魔缠斗的同时他已经脱个精光,大辣辣地打开玻璃门走了进来「等一下…你不是洗过了吗?不要进来啦!」才刚抹上沐浴乳的我,转身发现他已经来到身后,吓得急忙遮住自己的身体「可以再洗一次啊。」由于沐浴乳的关系,他的双手像章鱼似地马上就从我的后腰溜到乳房,然后大力地搓揉着她们,之后左手玩弄着我的乳尖,右手则顺着腰线滑到臀部揉捏着,然后再移到腹部将我的身体往后拉,让我感受到他双腿之间硬挺的鸡巴。

  当他的牙齿轻咬着我的耳骨,粗重的气息喷进我的耳朵里我身子立刻一软,虽然我身上敏感的点很多。

  甚至可以说不需要刻意挑逗敏感的地方就会湿,但耳朵是我最没有抵抗力的地方了,就像一阵轻微的电流串过身体,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窜流而上,我有些脚软的微蹲下身,他也就顺势退后一些,让我可以完全蹲下并示意我替他服务和他的大鸡巴初次见面真的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说我见多识广,但可以很肯定他是目前为止经历过最粗最长的,因为我没有办法完全含住他的鸡巴,我已经试着深入,龟头的部份都已经完全抵到我的喉咙,让我有反胃想吐的感觉,却还是有大约一个拇指的长度露在外面。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条件不好,喉咙不够深吧,虽然没办法完全含住,我还是尽力伺侯好能力所及的范围,我先是从鸡巴根部的地方,开始慢慢舔到龟头。

  然后舌头在龟头的周围绕了好几圈,才轻轻地吸进嘴里,之后马上又退开,改以双唇含住鸡巴的根部,舌头一面在嘴里舔吻着慢慢缓缓地一路含到龟头,再重覆绕舌的动作后又吸进嘴里,只是这次我加重了吸的力道,也加长了吸的时间他的手轻轻地缠绕着我紊湿的发,低沉且不稳的呻吟从他口中溢出,当我正想改换含另一边时,突地他抽离出来,将我拉起吻住我老实说我吓到了,我以为男人很禁忌和自己的味道say hello但他似乎完全不在意,也许酒精连他的味觉也一起麻痹了?

  他的手一把勾起我的左腿,另一只手则握着自己的鸡巴试着进入我的阴道。

  「…等…等一下……套子…不要…」我慌乱地伸手阻止他但他似乎不打算停下,他加重了手的力道,硬是不让我推开,然后在抬头吻住我的同时进入「……啊」

  我感觉自己的阴道在一瞬间被填满,太突然的刺激让我倒抽一口气轻喊出声,而他也几乎在同时从口中释出一股满足的低喊,然后右手勾起我的右腿,将我整个人抱起。

  我紧攀着他的脖子,背靠着墙壁随着他的律动呻吟着,墙上的莲蓬头持续地喷撒出热水,整间淋浴间已经被蒸气霸占,我已经分不清让我呼吸困难的是蒸气还是他的冲刺,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一次又一次地进攻占据,他的动作慢慢地变快,我也感觉到刚刚被他鸡巴强硬进入的痛感已经渐渐消失,我知道我变得更湿了,但当我感觉他加重力道和速度时,我的腹部随着他每一次的深入都传出一阵刺痛「等……好痛…等一下……」我吃痛的哀求他停下「会痛?」他将我放下,脸上还残留着享受快感的迷蒙,却慢慢地被疑惑所啃蚀「…嗯…可能……我比较短吧…也许…不好意思哦…」我有些不适地微蹲,手抚着腹部,希望能减轻刺痛感「没关系。」他又露出了那个温柔又可爱到令我晕眩的笑容。

  将我拉起并低头舔吻着我的乳尖,同时以手指探入我的阴道内寻找着传说中的G点,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G点,但我很讶异他的指技还不错,至少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一直从他挑逗的地方传来,就在我快要忘记腹部的痛感时,他突然蹲下身,埋首进我的双腿之间。我得承认,他的口技并不太好,或许该说,我遇到目前为止的对象都不太熟练于这个部份,但其实我不在乎,我觉得男人愿意这样做就已经让我很感动了,能不能让我真的ENJOY其中,我并不特别在意。反正对我来说,我享受的性爱是感受对方的体温、拥抱感受对方享受快感的神情及「需要我」的强烈情绪。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有点M的倾向,如果我有些反抗会加强对方想要占有我的念头,这会让我更兴奋所以只要是对方想要的,我都会尽力去完成。

  就算有些违反我的原则,只要让我感受到他的慾望,就算原则被打破我也无妨,原本我是坚持一夜的对象绝对要戴套才能做,而且绝对不脱衣服…到底我是真的感受到被需要吗?还是我被他的笑容迷晕了?

  也许都有吧。之后转战到床上时,在我感受着他的鸡巴在我阴道内进出的同时,我被他以双臂紧紧地、用力地抱在怀里时,我这么想着之前的男人,不管有感情的或是没感情的。

  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费事这样在欢爱中紧抱着我,一来是因为不好出力,二来也没必要。

  但他让我感觉他不是只想享受性爱而已,他也想感受另一个人的体温与拥抱想要感受他也被需要,我们都是同样寂寞的人。

  果然当原则被打破时,后续的坚持就会像骨牌一样不堪一击地接连倒下,当我意识到时,事情已经失控了。

  本来我只当他是一夜的对象,我也不奢望他还会想要连络我,即使那时在Motel里他说他希望还会有下一次,但我只是笑笑当作是他的甜言蜜语,很甜,但不能暖进心里。

  可是我发现我竟然开始想念他的笑容,怀念他的吻和他紧抱着我的感觉。所以我主动连络了他,我不知道我到底哪根螺丝掉了或是哪条神经断了。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我是知道的,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栽了进去,就当作是做了一场美梦吧,我告诉自己。

  在我的感情完全失控之前,我允许自己尽情地索取他的一切,我想要在失去之前好好感受他带给我的愉悦,永远记住并藏进心里最深最深的那个角落。这段期间我们做了很多次,多到我怕我会就此迷上他的身体,甚至是爱上他幸好他是个非常捉摸不定的人,多少有泼醒我一些,让我不至于完全沦陷在我决定要结束的那一天,我喝得稍微多了一些,也许是因为我想麻痹自己这样结束时至少心不会那么痛。

  当他洗好澡回来吻醒躺在床上因头晕而差点睡着的时候,我立刻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自此和他做过之后,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在上面,也许是因为他的鸡巴够长,所以当我摆动我的腰时,我是真的有感觉的。

  在此之前的性爱里,我会在上面都是因为对方要求,我扭动臀部也是为了对方,不是为了自己,只要对方有感觉,能够因此而感受到快感,我就算没有任何感觉,我也还是会继续扭动。

  但现在我是为了自己,我发现我开始能享受性所带来的快感了,即使身下的他已经因为我的动作和速度而露出又享受又挣扎的复杂表情,并央求我不要再动时,我也还是坏心地充耳不闻。

  反正已经是最后一次了,这次换我好好地享受了他不断地说不要再动了,然后又问可以射进去吗?

  我一边低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着不可以哟。

  一边继续随着电音舞曲的重力节奏前后左右地晃动着腰臀,看着他因为快感和痛苦而纠结在一起的表情,我心里竟然变态地想着,好可爱,天啊!真的好可爱!好想就这样一直折磨他到死,有人说少数有S或M倾向的人,其实是双向的。

  反过来从M变成S或从S变M也都可行,也许我就是其中之一吧,似乎是真的受不了了,他猛然起身搂住我的腰将我从上位转变到下位取回主动权,我心里扬起了一股胜利的优越感。

  但是取回上位的他也没有轻松到哪里去,虽然没有戴套子固然比较舒服,但是正因为太舒服,所以当想射却没办法理所当然地直接发泄时,这种舒服反而变成了一种折磨。

  『就当作是践别礼好了…

  反正现在是安全期』

  看着他努力地奋战了好久,却迟迟不敢宣泄的样子,我心里这么想着「射进来。」我在彼此的喘息和呻吟声中听到自己这么说,他有些不安地再次确认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加快了速度与力道,没多久就筋疲力尽地瘫趴在我身上用力地喘着气「果然这句话影响力很大啊。」我一边笑着,一边紧抱着他说道「…呵…感觉就好像拿到KEY一样啊…」他满头大汗地撑起身子看着我,轻轻地啄了一下我的唇,然后微笑着也紧紧回抱着我,果然就是这个啊…让这一切失控的导火线…我偷偷地将他拥抱我的力道及他甜的让人头晕的笑容刻在脑海和心里我不知道这样的离别该不该说再见…但我并不想再见…

  所以我选择什么都没有说地离开他很高兴认识你,陌生人。

  字节数:14091

  【完】